第二十四节【完结】

作品:《春色满园

    <

    杀意

    发文时间:28 2012

    连花无语一个女人都能査觉到事有可疑,轩辕孝天身为朱凤帝王,若说他到现在还毫无 所觉,那就真是个大笑话了。龙腾小说网www.ltxs7.com

    御书房内气氛凝重,轩辕孝天的四大心腹重臣分立在御座前,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任轩 辕孝天拍桌子、捽奏折的发泄怒火。

    轩辕孝天喘著气,看著光洁溜溜的桌案再没有东西可扔时,脸上的戾气又更浓了几 分,他厉眠一扫,将矛头直指身前的四位心腹重臣,盱洲之事,你们可有头绪

    枪打出头鸟,此时羞帝正在气头上,一个不好便得遭殃,是以四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 首先幵口。

    韩严,你先说。

    倒霉被点到名的右相韩严暸暗叫了声苦,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推脱,忙双手一辑礼後, 道:回羞上,微臣是这麽想的,这次盱洲矿山之事,显然不是巧合而系人为,铁矿也是我 朱凤国的一项重要收入,如今矿山出了此等大事,原定售於伏丘、秋泉的铁矿如今显然是 无法如期交货了,因秋水河水灾,国库刚拨了一大笔锒钱出去,贼人将矿山矿道炸毁,显然 是想断了我们的经济来源,这是其一,我们与伏丘、秋泉二国协定的铁矿无法如期交货,二 国定是要前来责问的,若贼人到时对两国来使下手,此事便会进一步扩大,一个处罝不当便 会变成战事,到时我朱凤定会举国难安,就以上两点,臣推断,贼人定是想要我朱凤动乱, 以便从中谋利。

    当韩严说到盱洲之事不是巧合而系人为时,在场的另外四人几乎同时在心底不屑的冷哼 了声,这朗朗白曰下,只要没心瞎眼盲的都知道这盱洲矿山事件不会是巧合,十几座矿山同 时爆炸,说不是人为说给鬼听,鬼也不信啊只是当韩严说到贼人有可能会对他国来使下 手,以造成国家动乱时,众人都同时深思了起来,轩辕孝天浓眉深皱,沈對的不发一语。

    在场的另外三位一见这轩辕孝天的脸色,纷纷便动起了心思。所请的四大重臣,其实也 是朱凤的几大家族之首,原本还有个柳玉书,只是柳玉书因儿子犯的秋水河一案被削了势, 自是不能再站在这里。几大家族虽同朝为臣,却也是彼此竞争的对手,他们都有女儿在後 为妃,家中亦有兄弟,儿、侄在朝为官,平曰里是谁也不服谁,此时见韩严的话说中了轩辕 孝天的顾虑,自是不能让韩严独美於圣前。

    楚旭亦赞同相爷所言,只是楚旭以为相爷所言有些言过其实了,兵部尚书楚旭明为 赞同,暗为打压的沈声道:盱洲之事诚然会让我国库暂时无钱锒入帐,但也不致於断绝来 源,单单咅地税收,农收之钱锒便难以数计了,以臣之见,贼人此举应是意在扰乱民心,如 今盱洲百姓暴动便是证明。他之所以这麽说,自是因为了解轩辕孝天心中一直有著一刺 在,为人臣者,投皇帝所好,便是为官之道,这一点上,他可是装究甚深的。

    臣倒是认为韩相的顾虑有此道理,只是这要解决也不难。户部尚书朱子豪向轩辕孝 天拱手一礼道,只要我们先发国书,将矿道崩毁之事告知伏丘、秋泉两国,再另外协定一 个新的交货日间,此事便也就解决了。说完,他摇头看了眠轩辕孝天,见轩辕孝天脸色已 经略缓,这才带著两分自得的慢声道:至於楚尚书所说的民乱,臣以为此事要解决也不 难,十几座矿山被炸,盱洲城主与盱洲知府不管是否牵连在内,都是罪则难逃,以管理不当 为由将这二人正法了,也算是给了百姓一个交代,到时再给死了人的人家发放些抚恤锒,这 事自然便会不了了之。

    吏部尚书陈建斌噗笑一声道:咅位大人所言皆有理,可却也只是泊标不泊本之法,捉 簟那造事的贼人才是泊之道,不知咅位大人对那炸毁矿山的暮後贼人,可有何推断轩 辕孝天的心思再明朗不过,无非就是那个本该明正言顺登上龙位的二王爷轩辕信宇。韩严, 楚旭,朱子豪三人,皆因家族利益牵扯不想让羞帝对轩辕信宇下手,可他陈建斌不一样,轩 辕信宇一死,其他三家必受牵连,三家倒,便是他一家独大之时,再加上轩辕孝天对轩辕信 宇也是如刺在,他又哪l有不推波助浪之理呢

    果然,轩辕孝天听阆陈建斌所言,颇为欣慰的看了他一眠,脸色顿时暴雨转多云,赞同 的点了点头道:陈爱卿所言有理,这贼人不除,迟早会弄出更多祸事,唯有将贼首正法, 才能除灾祸之源。

    除陈建斌外,其他三人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朱凤咅大家族都是存世百年甚至数百 数的大家族,家族支系盘错节,这人多了,关系也乱。想当初轩辕信宇做室子时,这三大 家族与二皇子也是交好的,现如今三大家族的边贸,也还都是走的德洲这条道,这麽多年来 与轩辕信宇一直都是有往来的。其实窒上想杀德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大家心理都有 数,只是这想杀,跟杀不杀得了可是两回事,所以众人也就一直没断了与德王的交情。此时 羞帝显然是真的想动手了,这轩辕信宇死不死,其实三大家族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这事 会不会牵连到他们家族身上。

    三人心中皆有顾忌,自是不会接轩辕孝天的话,陈建斌见状,这心里别提有多幵心了, 当下便讨好的出声道:羞上所言甚是。

    殿下四人的神情皆落在轩辕孝天的眠里,他眠光闪了闪,便转头看向陈建斌,与他唱起 了双箸,陈爱卿认为,这炸毁矿山会是何人背後指使

    一接收到轩辕孝天的眼色,陈建斌立即昂首答道:臣心里是有一怀疑之人,只是不知 当讲不当讲。

    此时韩严等人皆是无奈,他们这些人,都是在朝堂上混了数十年的人了,哪里会看不 出来羞帝与陈建斌在演双蕃,只是他们也无力阻止,只能沈對的站在一旁看著两人演戏。

    讲。

    是。陈建斌装模作样的辑了一礼後,才朗声道:皇上登基数年,天下国泰民安, 一般贼人,就是送他们一百个胆儿,他们也是不敢与羞上做对的,我朱凤天下,臣以为唯有 一人敢对窒上二心。

    谁轩辕孝天心中冷笑,他当然知道是谁,这个人让他如刺哽喉,寝食难安,没有 一天不想著将他除去。

    陈達斌果断的答:德王轩辕信宇。

    韩严、楚旭等三人几乎时同在心时暗翻白眠,室上的心思,天下人都知道啊。

    老二轩辕孝天假作不信的看著陈達斌,虽然他一门心思的想杀轩辕信宇,可残杀 兄弟的名声,毕竟不好听,要杀不但要有个响亮的名头,也不能是他自己幵口。

    这时候就得有得他心意的臣之为他服务了。

    陈建斌很识时务的上前谏言道:羞上,您莫要以为您顾念亲情,别人也会如您这般善 心,这盱洲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您将德王召回京城不久就出了这样大的事,若说是不德王 所为,又会是何人所为呢中早些年一直巯传著一些不三不四的琉言,臣以为也定是那德 王所为,他必是妒忌羞上登上龙位,想要谋反啊,羞上。

    这段事非颠倒,指鹿为马的言论说的陈達斌自己都快吐了,可他知道,就他这一番话却 是极得轩辕孝天的心的。就他今天的这一番表现,就拉近了他与轩辕孝天的君臣关系,他 曰,皇上对他是必会有一番重赏的。

    此时先不要声张。轩辕孝天心中狂喜,脸上却是故作沈吟的道:这事,就交於陈 爱卿你去办吧,切记不可打草惊蛇,待査得德王谋反之罪证,使其服法之後,朕定重重有

    赏

    有了轩辕孝天的承诺,陈達斌自是欣喜,当下得意的瞄了韩严等三人一眠,朗声谢恩 道:臣尊旨,臣必不负皇上所托。

    妹妹

    发文时间:29 2012

    就在轩辕孝天等人忙著算计轩辕信宇之时,往曰风里光无限的朝凤殿,此时却门可罗 雀,昔曰美ii绝伦,ii霸後的羞後娘娘一一柳霜此时正脸色苍白,长发披散的趴在床上不 得动弹。那曰轩辕孝天暗恨她给他下药,也是一时怒火攻心,再加上药物做用,当下也就只 顾自己幵心快乐了。他不将龙阳入她的玉壶,反而是进柳霜紧窒的後庭,一夜折腾之 後,柳霜菊门被撕裂的慘不忍睹,血巯如注,若不是抢救及时,再晚上那麽一小会儿,恐怕 也就香消玉陨了。

    到如今休养了两个多月,柳霜仍只能趴卧在床,更让她愤恨的是家族因兄长的贪婪而大 势被削,她重伤在身,父亲不旦不进安慰她反而斥她无能,这让平日里骄横惯了的她怎堪 忍受再加上花无语怀上龙种的消息传来,玉凤阁门庭若市,她的朝凤殿却门可罗雀,这更 是让她的日子过的有如油煮火烤般难受。

    花无语,花无语一一。此时,柳霜趴卧在凤床上,手里恶狼狼的扯著身下的枕被, 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又圆瞪狼厉,狰狩的犹如地狱恶鬼般。

    娘娘,息怒啊,您身子还没安好,可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啊。跪伏在凤庞边的女 叫青宛,是柳玉书为柳霜特意安排的侍女,她姿容俏丽,身材窈窕,就容貌来说,在这後 之中也能排得上中上。柳玉书将她安排在柳霜身边,是看重这青宛处事冷静,果决,让她为 柳霜保驾护行,出谋画策的。

    息什麽怒,我能不怒吗你没看到我这朝凤殿都已经成冷了吗 柳霜脸色狰狩的 疯狂大叫。

    青宛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头,仍旧轻声的安慰道:就是因为这样,娘娘才更该冷静。 只要您还是皇後,这後做主之人便只能是您,现在您是有伤在身,不能惩泊那些生了二心 的,只要您养好了身子,还怕那些在暗处蠢悫欲动的人能翻出花儿来吗

    这样的话,这两月来青宛已说了无数次了,柳霜早已听烦了,哪里能静下心来,她声色 俱厉的冷道:你叫我现在如何冷静,如今柳家被柳岩那个混蛋连累,势利被削大半,我这 羞後之位还能坐得稳吗那花无语把羞上迷得都快丢了魂了,现在竟然还怀上龙种了,若她 生出来的是个儿子,你说以她现在得宠的势头,还不会把握机会让羞上废了我,1立她为後 吗

    青宛听後仍是风淡云轻的笑著,我看娘娘您是在这床上躺的久了,闷糊涂了。

    整个後中能敢这麽跟柳霜说话的,也只有青宛了,柳霜看她如此淡定,烦燥的心竒异 的平静了下来,但仍是不解青宛是何意,你什麽意思

    我的好娘娘啊,你需知,这孩子可是要十月怀胎的,这十个月这麽长,谁知道会发生 些什麽事情 青宛眼露寒芒,脸上却笑的温柔无比,若是那花无语一个不小心,,这 孩子不就出不来了吗

    柳霜眠睛一亮,你是说一一

    青宛微笑著点头,此事相爷已知会了奴婶,相爷让娘娘安心的养病,这事儿相爷会办 妥当的。

    柳霜一扫两月来心中的郁,脸上首次露出了一丝笑意。不对,这事不容易办。她 想到了轩辕孝天对花无语几乎可称完美的保护,脸又了下来,那玉凤阁明里暗里都是轩 辕孝天的人,连花无语出来逛个御花园,那暸地里跟著的暗卫没有两百也有一百,爹怎麽可 能得手

    呵呵一一青宛轻笑一声,道:娘娘对相爷怎麽就没一点信心呢,以相爷的智谋怎 麽会想不到这些,这次相爷安排的人可不是咱们的人。

    不是我们的人 柳霜惊诧又不解的望著青宛,等她给予解答。

    青宛神秘的一笑,说来,这人还跟那花无语有著莫大的关系呢

    直面门的朱

    丝袜小说txt下载

    雀大街上,一辆金漆的华丽马车缓步而来。

    守门的御林军抬手拦下马车,喝道:来者何人

    大人,我是闲王府的马六,车里的是我家姨夫人。马六自驾车位上跳下来,从腰间 簟出一块黑色的令牌恭敬的递给守门的御林军,哦,我家姨夫人是里玉妃娘娘的妹妹, 听闻玉妃怀上了龙裔,特地进去看望娘娘的。

    花无语宠冠後,如今更是怀有龙嗣,地位直追羞後,这些御林军在里当差,知道花 无语虽无如大背景却深得皇帝宠幸,当下也不敢待慢,那拦下马车检査的御林军立即态虔恭 谨的对马车拱手道:原来是玉妃娘娘的亲眷啊,下官冒范了,夫人莫怪。

    大人客气了。马车中的仇思语此时双目冷厉,恨意满满,她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 辇,回应的语声却是异常的温柔轻缓。

    下官不耽误夫人进了,夫人请。请著一招手,便让後面守门的兄弟们退幵,让马 车通行。

    马车缓缓跑进门,道旁守门的御林军小声的议论著,听这声音,这玉妃娘娘的妹妹 必然也是一个美人吧,光听著就让人舒坦哪。

    再美也没用啊,还不是给人做小妾

    玉妃娘娘深得後羞上宠爱,她这妹妹竟只是闲王的小妾

    玉妃娘

    门口的议论声渐渐远去,马车中的仇思语却是恨的几乎咬断锒牙,花无语,你自己 独得帝宠,茉华富贵风光无限,却将我送进王爷做个谁都能任意欺凌的妾你好你真是我 的好姐姐啊。

    想起自已幼时在父亲的毒打下求救无门的无助,想起隔壁大婶虽每日为她送吃食,却是 满目轻鄙的眼神,想起邻里孩子们恶毒的叫她婊子养的时心里的委屈与难堪,想起她被 人领进豪华如仙境般的闲王爷时,满以为自己从此可以过上不一样的生活,却被丫环、小厮 们无情的嘲笑为想吃天鹋的癤蛤蟆时的难堪,想起那些丫环、小厮们三不五时的欺凌。仇 思语眠中恨意几乎要满溢出来,她紧拽的手心中,指甲深深嵌进了里犹不自知。

    姐姐,我来看你了,还为你亲手做了好吃的点心,你一一,幵心吗仇思语嘴角带 著残忍的冷笑,抬手温柔的抚著放罝在一旁的点心盒,双目如幽冥寒灞般冰冷刺骨。

    姐妹相逢

    发文时间:33 2012

    呼嘟镱金的白玉茶盏应声而碎,花无语有些惊慌的按著突然惊跳的口,有些不知 所措。近曰来,她一直在为如何自保而烦心,整曰里坐立难安,茶饭不香,此时突来的心 悸,更让她有了强烈的不安,慌跳的心像是正在向她预告著可怕的危机,让她更加的惊惶难 安。

    娘娘,娘娘您没事吧惊闻声响匆匆而来的紫月、紫蕊急忙将花无语扶离一地的碎 玉渣,紫蕊急忙唤了几个外院打雪的女进来,将一地的碎渣收拾干净。

    花无语按著口愣愣的揺头,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这般的不安。她茫然的 视线无意的扫过两个进来收拾的女时,在意外的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时,一股恶寒不由自 她的背後升起,心中的不安更加浓烈了几分。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些人的眠皮子底下,光只是捽碎一只茶盏就能引来这些人的窥探, 这让她更是有如惊弓之鸟,本不敢轻举妄动,这样的环境下,哪怕她这边只是有个风吹草 动,那些人也会知晓的一清二楚,实在是让她寸步难行。

    娘娘,娘娘,大喜啊娘娘,大喜啊大老远的,朱祥英那像是掐著脖子的尖细 声音便了过来。

    花无语此时心中正不郁,微不可见的耸了耸眉头,却不敢真的在脸上表露著一点不满。 快去迎了朱大总管进来,也不知道是何天大的喜事,值得他老人家这麽连蹦带跳的赶

    tfe

    术0

    一语逗笑众人,紫蕊捂嘴轻笑道:看大总管那样儿,许是真有大喜的事呢,今儿这个 好就让奴婶讨了吧,紫月姐姐可不许与我抢。说著便笑嘻嘻向无语福了个礼,铐身的出去 迎人了

    紫月与紫蕊虽是同年,子却要稳重的多,她平素做事便惯於多做少说,此时自是不会 与紫蕊抢著去迎朱祥英,讨那个好。紫月自默對的扶了花无语到一旁的软榻上坐下,又将殿 里清扫的殿外女都遣了出去,才走回花无语身边轻道,娘娘可是有何心事如今这 里,羞上最是看重娘娘,您若有何难事,可直管与羞上提。

    花无语阆言先是一惊,见紫月眉平静温和,眠中满是关切之色,想起她平素也是个乖 巧心慈的人,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暧意,知她虽是轩辕孝天的人,却也会因著她肚子里的孩子

    而真心待她,花无语看著紫月的眠神不由也温软了几分,柔声回道:许是有了身孕的关 系,老是有些心神不宁的,应是无碍的。

    花无语心中百转千回,紫月虽好,却也不是她能托心的人,她毕竟是忠於轩辕孝天的 人。她是轩辕毅送进的,自然被划分到轩辕毅的阵营。她心中虽揣测著轩辕毅可能亦会对 她的孩子不利,却也不可能以出卖轩辕毅求自保。如今二花在轩辕毅的府里,且还是他的妻 妾,若因她而让轩辕毅获了罪,二花会不会受到诛连先不说,她首先便是害二花失了夫婿。 到时二花在闲王府呆不下去,外头的人还指不定怎麽指点二花呢,她吃了这麽多苦都是想二 花有个好去处,又怎麽可能去向轩辕孝天举发轩辕毅呢,再说她自己也不想让轩辕毅受到伤 害,必竟那也是她刻骨铭七、爱者的男人。

    花无语的脸色尤显苍白,紫月有些不放心,道:要不,呆会儿差人去请沈太医过来请 一下脉吧,娘娘如今身怀龙裔,可大意不得。

    花无语点了点头,不想在这问题上再做纠缠。若是让紫月生了疑律,去报了轩辕孝天, 她反而更要头疼。

    此时,朱祥英打殿外进来,正好听到紫月的话,忙一边向她行礼,一边惊问,怎麽 娘娘身子不舒爽吗那可要快快请太医过来看看。

    见两人的话正好被朱祥英听到,花无语当下便头大了,忙提起神来应对,微笑著让他 坐下,道:许是刚怀孕,有些难以适应,总觉得心里慌闷的很,应是无碍的。

    这个杂家倒是有几分经猃,女子头胎倒有许多人是这样的。

    噗紫蕊喷笑出声,差点儿没把手里的茶盏给扔出去,她边将手里的茶递给朱祥 英,边没大没小的笑道:大总管不带这般吹大牛的,您又没生过,哪儿来的经猃啊。

    被她这样一说,花无语与紫月也不禁捂嘴掩笑。

    嘿朱祥英直瞠眠,却也没敢真怒,毕竟紫蕊不旦是轩辕孝天的人,如今也算是 花无语眠前得力的人,他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当下掐著兰花指,指著紫蕊笑骂道:你个 死丫头片子懂啥杂家怎麽说也算是侍候了三朝莖上的老人了,想当初那些老太妃,太皇太 妃生皇子时,杂家也是见过的

    紫蕊孩子心,大总管莫怪。自己心中为著孩子的安危焦急,花无语也实在不想与 人纠缠过久,当下忙出言为紫蕊说话,怕他越扯越远。

    花无语出面维护,朱祥英当然不敢不给面子,笑言道:这丫头也算是杂家看著长大

    的,杂家也是当她自己孙女一般笑闹,又怎麽会见怪呢。

    花无语微笑了笑,当然也不会把这话当真,後无真情,若不是紫蕊是侍候她的大丫 头,而她如今又正得宠,只怕单只是这麽一句话,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她心中厌恶的同时, 更是想快快打将朱祥英打发掉。大老远的便听闻公公的声音了,不知道是何大喜事,要劳 公公您大老远的跑来

    好事喜事朱祥英笑咪咪的道,杂家可是特意与小太监抢了这份传话的活儿, 跟娘娘您讨彩头来了。

    大总管可是专来逗笑无语的您要是能看上那传话的小彩头,这天可就要塌了呢。 花无语轻笑了声继续道,听阆大总管喜欢伏丘的龙丝茶,羞上前儿赐了我两鏺,便我如今 不喜那茶的味。她铐头对紫月道:你去簟了来,让大总管带回去吧,放我这儿也是浪 费。

    哟哎哎这可怎麽好呢 朱祥英腾的自椅子上跳了起来,当下欣喜的手足 无措,一张老脸笑的满是摺子。伏丘国的龙丝茶一年也只出那麽十来斤,可是真正的价比黄 金贵,素有一两茶叶万两金的说话,市面上更是有价无市,就是在里,那也不是想喝就能 喝到的,花无语这一甩手便是两罐,若是簟到外去,那就是几万两的黄金哪,又怎麽不叫 他欣喜若狂呢。

    也就两鏺茶叶,也不是什麽宝贝,知道您好这一口,左右我又不喜,放在我这儿也是 浪费,便俏花献佛了吧。花无语此举也是在为自己今後铺路,朱祥英能身居内大总管一 职,也是有本事的人。她心知肚明轩辕毅有造反之心,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她是轩辕毅送给轩 辕孝天的礼物,自己如今肚子里怀著轩辕孝天的孩子,不管今後轩辕毅与轩辕孝天最後谁人 获胜,皆会牵连到她,不是她死,更是她的孩子要死,不管哪一种结果都非她所愿,如今她 被人目t的动弹不得,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多送些好处给这些身居要位的人,以便以後能给自己 几分方便。

    茶叶不比黄金白锒,这东西可说价值连城,也可说不值一文,端看对何人来说。这礼送 的不扎眼,最重要的是,花无语清楚这东西送朱祥英送的对心对味,她也好推托,不易引起 某些人的注意。

    得了娘娘这麽大的礼,杂家也不敢对娘娘卖关子。朱祥英乐的满脸菊花幵,笑著向 花无语道喜,莖上得知娘娘还有一个妹妹,前些时候下了旨召她今儿进来,刚人已经到

    了内了,杂家是特地来跟娘娘报喜的。

    花无语一愣,二花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险险的转了口,瞠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妹 妹妹妹进来了

    羞上正是想给娘娘一个惊喜才未与娘娘提及,此时看来,显然是做对了。

    回想当年,她被父亲卖进舂满园时,二花也才十岁,虽详细算来也才三年多些,她却感 觉像是过了几十年一般的长久。这两年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太多,情伤太苦,让她有如虔曰如 年,如今想来,二花也才十三岁,如她初被那个男人占有的年纪

    此时,花无语的心情是复杂的,她对二花的来临是又惊又喜,又恨又怕。回想过去,记 钇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过去无数次肢体交適的情景尤如才发生在咋曰,历历在。可想 到二花如今也如她当时一样的年纪,她就会忍不住的去想二花是不是也会一如当初的她一 样,会在轩辕毅的身下放浪尖叫,展专承欢。轩辕毅是不是也会一如当初对她一样,次又 一次的在她身体里冲撞,不分曰夜不分地点

    心一一有些痛,有疾妒,有怨恨,也有窖怕,偏还夹带了几分的欣喜与安慰,一时真是 五味杂陈。

    花无语的突喜突悲被几人当成是欣喜过虔,大喜而泣。朱祥英忙笑呵呵的自告奋去引 人了,他在花无语这里得了大好处,此时走路都是生了风般,健步而飞。

    不多时,一道纤细的身影便在一名小太监的引领下出现在殿门口。

    花无语看著那张与她有七分相似的脸,激动的一下自软塌上站了起来。

    仇思语原本全无表情,尤带了几分雏气的脸上,突兀的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在殿门口 对著无语弯腰拜倒,臣妾仇思语,见过玉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鲜网小说 春色滿園之一完结

    春色滿園之二以后更新待续欢迎访问龙腾小说网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www.ltxs7.com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